首頁  >  新聞發布  >  人物  >  人物風采 > 正文
三年把空心村變成小康村
——記鹽田港集團駐石福村第一書記范德志

文章來源:深圳市鹽田港集團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9-10-23

明亮整潔的“農家書屋”文化服務中心、設施豐富的文化廣場兒童樂園、熱鬧溫馨的老人活動中心、整潔明亮的“愛心理發室”……這里是深圳市鹽田港集團有限公司精準扶貧的村莊——石福村,位于河源市龍川縣登云鎮。當地村民說,三年前,這里還完全不是現在的樣子。

那時,房屋破損,設施老舊,公共服務欠缺,村民僅靠著種植單一的農作物維持生計。因地處偏寂山坳,根本無產業發展,村中青壯勞動力大量外流,僅剩兒童和老弱病殘留守在村里。由于耕作區大面積閑置,村民收入無保障,致使貧困人口連年上升。

2016年5月,是這個小村莊的“重生之日”。按照各級黨委政府對精準扶貧工作的部署,石福村成為鹽田港集團結對幫扶的對象之一。三年來,鹽田港集團系統及職工累計投入捐獻物資超過700萬元,落實各項民生保障政策,改善基礎設施,重點扶植產業致富項目長效發展。去年年底,石福村全村省定貧困戶61戶229人已實現預脫貧。

一個空心村短短三年就變成了一個令人向往的小康村。這其中有怎樣的動人故事?近日,記者跟隨石福村第一書記兼駐村工作隊長范德志實地探訪,深入了解脫貧攻堅工作的開展情況,切實感受當地的積極變化。

“給我打電話是群眾對我的信任”

早晨6點,太陽才剛升起,范德志已經起床開始規劃當天工作內容。范德志告訴記者,來到石福村以后每天都很早醒來,他笑言“可能是村里氧氣含量高,睡得好”。

談起扶貧數據,范德志信手拈來。“我們村地處偏寂山坳,戶籍人口有2500人,只有三百‘老弱病殘’留守,是典型的“空心村”。2017年,我剛來的時候,貧困戶有61戶229人,到2018年底實現了全村預脫貧。”

總是一副笑嘻嘻模樣的范德志,兩年來踏遍了石福村的每一寸土地,熟悉這片大地上的每個貧困戶的情況,成了石福村的“扶貧活地圖”。當地村民都說,“有困難,找范隊”。

“群眾能給我打電話,就是對我的信任。”范德志坦言,剛來的時候,各種跟扶貧沒關系的雜事都找上門來,有的聊兩小時也沒有任何訴求,確實會覺得煩。“后來明白,村民找我是因為信任我,能幫得上就盡力幫,幫不上時就耐心安慰,當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采訪當天,范德志帶著記者走村串戶,一路上碰到的村民都大老遠就舉高了手跟他打招呼。七歲的小男孩鄧嘉駒一直跟在范德志身后蹦蹦跳跳。記者問起原因,鄧嘉駒轉了轉眼珠,咧嘴笑著答道“因為范隊是我好朋友呀!”

用現代企業管理模式治理基層

采訪中,范德志不止一次地提到企業管理模式。范德志認為,將公司的規范管理引入扶貧工作,打造制度化的扶貧工作模式,才能為貧困村脫貧摘帽注入強勁動力。

“村委委員原來平時都不來辦公室,一周一次的例會都湊不齊。”范德志介紹,為調動村干部積極性,他到村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村委會建章立制:改革村干部值班制為上班制,每位村委委員每周值班一天,實行值班干部首問負責制;根據委員特點明確職責分工,厘清主體與幫扶職責,獎罰分明。

“比如最愛遲到的就當紀檢委員,專門監督其他人紀律,他要以身作則就不好意思再遲到;學過電工的鄔文忠任安全委員;外向、愛與人打交道的婦女主任羅春梅負責團建和宣傳工作;文筆稍好點、組織能力強的鄧美勝任組織委員,平時寫寫材料……”

制定容易執行起來難。“別看范隊文弱書生的樣子,剛來可是拍過好幾次桌子呢!”石福村黨建指導員楊文芳告訴記者,有次有人開會遲到,范隊大發脾氣,后來其他人對他就有點“犯怵”,開會都很準時了。

楊文芳說,除了范隊偶爾的“暴脾氣”,石福村的微信公眾號也是制約村委一大利器。每周例會討論事項以及村里大小事都會在“鹽田港結對幫扶石福村”微信公眾號上公示,這些也是村委委員年終考核的一部分,“他們還是挺看重的,現在工作都很上心”。

談及石福村的微信公眾號,范德志得意地拿出手機給記者展示。“基本上村里的人都關注了,你看隨便一條都有100多的閱讀量呢!”范德志認為,以基層黨組織建設為抓手,通過微信平臺推行村務公開,一方面可以宣傳扶貧政策,搭建聯絡溝通平臺,問政于民;同時也能取得村民對扶貧工作的理解與認可,這是軟性幫扶至關重要的部分。

聚焦產業帶動 注重長效脫貧

“以前這些農產品家家戶戶都有,只是山高路遠沒銷路,沒想到現在可以賣個好價錢了。”幾位村民開心地告訴記者。

2016年12月,駐村工作隊根據石福村的存量資源狀況,明確要在產業幫扶方面狠下功夫,經多方調研后成立“石福鄉土”農民種養專業合作社,創立“石福優品”品牌,撥付近30萬元購買雞豬苗及飼料、蔬菜種植等農資,幫扶有能力的貧困戶發展種養產業。

同時,駐村工作隊加強產銷對接,在登云鎮、龍川縣城、深圳及各個電子商務平臺開設扶貧產品營銷點。經過近兩年的運營,合作社通過銷售小黃牛、土豬、土雞、柚子、番薯、蔬菜等農產品,2018年銷售收入超過200萬元,經營凈利潤33萬元,快速增加了貧困戶的收入。

聘請有經營經驗的村民為合作社職業經理人、實行公開招投標、召開村民大會征集銷售意見……在合作社運營過程中,范德志提出了一系列妙計良策,逐漸形成“在貧困戶脫貧的基礎上帶動全村共同富裕”的工作思路。

在合作社利潤分配上,范德志改變了固有的“人頭分紅”模式,鼓勵和支持貧困群眾發展產業勞動增收脫貧致富,同時設立保潔員、安全員、文體協管員、活動室管理員等公益崗位,所有崗位都是效益工資,提倡多勞多得。

“從投資角度講,不要把雞蛋放到同一個籃子里,扶貧資金也是一樣。”范德志介紹,本著有特色、效益高、可持續的目標,進行多渠道投資,探索長效發展市場出路:投資入股寶安(龍川)產業園及龍川永鵬程工程機械公司每年分紅22萬元;投資石福農場草地雞場搭配有機蔬菜園,預計年收益10萬元;修建甲子水電站預計年收益8萬元等。

接下來,范德志還將集團扶貧資金以入股固定分紅方式與致富帶頭人合作開發現代農業柚子園200畝項目,并配套有機肥生態環保養豬場(100頭規模)及花生種植(提供花生枯油渣做肥料)30畝,項目預計5年總投資670萬,5年豐產后年利潤在100萬以上,盤活700畝山林、土地,估計產值超過1000萬元,能帶動養豬、水產、花生等上下游產業鏈及30人就業。

實際上,范德志一直把扶貧著力點放在“造血”上,打開貧困群眾的心門,讓貧困戶能主動跟上工作隊步伐,形成“我要脫貧”的共識;提升基層組織戰斗力,讓村委擺正位置、擔當起脫貧主體責任;通過產業扶貧提高致富能力,實現穩定長效脫貧……

經過近三年努力,范德志全力推進石福村建設基礎設施項目多達21項,其中包括危橋維修、村內主道修繕、垃圾收集、村衛生醫療室搬遷和簡易修繕、村文體活動廣場建設、安全飲用水工程建設、村道亮化工程建設、石福小學修繕和購置教學設施等,全方位、多渠道地助推石福村脫貧奔康,將扶貧資金、資源用在“刀刃”上,走出一條符合當地實際的特色致富路。

范德志說,他父親年輕時也在貴州黔南自治州貴定縣農村里待過,對農村很有感情。2018年6月1日,父親專程從河南老家來到石福村,還在微信朋友圈里發了父子倆在村委樓前的合照。七歲的女兒現在也嚷嚷長大了要來村里支教,“我覺得這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一種傳承吧”。

對話范德志

記者:從剛來到村里到現在,有沒有心態的轉變?

范德志:剛來其實是有點心灰意冷的,村里只剩兩三百個孤寡老人和小孩,我當時覺得這樣的空心村可能再過一兩代人就消失了。但轉念一想,既然派我來扶貧就證明黨和國家沒有放棄它。我現在也經常在村委會上鼓勵村干部和村民,30年前深圳還是小漁村,正是因為政策紅利才發展起來,我們也要抓住機遇努力發展,對石福要有信心。

記者:在石福哪件事你覺得印象最深?

范德志:貧困戶鄧家瓊2019年初因患癌癥走了,他還有個兒子在上學,當時他家有六頭豬還沒賣,雖然他沒主動提要求,但是跟貧困戶相處久了就覺得他們像自家親人一樣,不想讓他帶有遺憾走。于是我找到我們集團工會,幫他賣了3萬塊錢,也算是給他一個交代。

記者:對石福未來兩年的規劃?

范德志:未來兩年,主要繼續鞏固脫貧開發成效,重點關愛因病致貧等弱勢群體,完善基建和公共服務,建設運營綜合文化服務中心,策劃開辦新時代農講所石福學堂、“石福優品”體驗館和農產品收購交易點、快遞下鄉電子商務等,希望能幫助石福實現經濟物質和精神文化層面“雙脫貧”。

記者:你覺得來到石福哪方面能力得到的鍛煉最多?

范德志:應該是組織協調上,之前我的工作是辦公室綜合文秘,是要把領導的各項任務傳達下去,同事們執行力很強,會不打折扣地完成。但村里就不同了,可能他們不理解也不愿意按我說的做,所以需要技巧和時間去跟他們溝通,也要成為一個“雜家”,農業、招商什么都懂點才行。

記者:你認為扶貧的重點是什么?

范德志:扶貧重在扶智,我認為教育幫扶很重要。有一次早上在村里散步,我看到一群孩子背著書包、迎著朝陽一路歡聲笑語地往學校走,當下有很深的感受:一個村要發展,還是要靠孩子。通過對貧困區孩子提供良好教育的機會,孩子成才之后,不只是經濟上反哺家庭,也會帶動一個個家庭的思想觀念發生改變,幫助整個家庭樹立脫貧的信心。

記者:你覺得扶貧的難點是什么?

范德志:我認為激發貧困戶脫貧內生動力很難,例如我們村的貧困戶鄧志剛,他是聾啞人,在鎮上開了個理發室,我就在村里老年人活動中心開了個房間作為“愛心理發室”,每周二請他來為村民理發,一天給他200元。貧困戶雖說是弱勢群體,但他們有自食其力的能力,為什么要送他們錢?我堅決反對包辦代替貧困戶搞生產、搞建設,杜絕“保姆式”扶貧,杜絕政策“養懶漢”。

記者:你認為企業作為社會力量參與扶貧,應特別注意什么?

范德志:我覺得“精準”很重要。一些企業會想,我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都殺出了一條血路,做扶貧還不簡單嗎?我拿出錢,派人下去,不就能搞定了嗎?其實不然,扶貧的方式不同,效果也不一樣,需要更精準,要因地制宜,因人施策。

有別于粗放的、“大水漫灌”的扶貧方式,鹽田港實行“規劃到戶、責任到人”,將全體黨委委員納入集團精準扶貧工作領導小組成員,以支部為單位在集團系統建立了結對幫扶責任制度,確保石福村61戶貧困戶、229名貧困人口都有相應的幫扶責任單位和責任人,為實現三年脫貧目標奠定了堅實基礎。

記者:兩年來,有沒有覺得遺憾的事?

范德志:錯過了女兒的成長期吧。6月16日父親節,本來答應了女兒要和她一起過,她也給我準備了賀卡和禮物,但因為河源洪災,我們留守在村里抗洪就沒回家,心里有些過意不去,沒想到她反過來安慰我說沒關系,等以后再重新送我禮物。

【責任編輯:李子紅】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彩票销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