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發布  >  人物  >  人物風采 > 正文
踏遍青山十九年 傾心扶貧“老黃牛”
——記國家電網扶貧干部張雷威

文章來源:國家電網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9-10-23

“老張啊,這牛場建起來了,群眾是打心眼里高興啊。可我看呢,最重要的是拴住了一頭牛。”

“一頭牛?”

“對呀,就是拴住了你這頭老黃牛,哈哈哈。”

“也對,這一拴就是19年,把貧困戶的窮根給犁翻了,哈哈哈。”

已經退休的“老張”本該在家享天倫之樂,卻仍堅守義務扶貧一線,被稱為無怨無悔的扶貧“老黃牛”。從2000年開始,他在黃土高原上連續扶貧19年,先后在陜西省榆林市6個縣區19個鄉鎮56個貧困村駐村幫扶,累計幫助1.2萬多名群眾脫貧。他就是陜西榆林供電公司原工會主席張雷威。近日,他獲得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貢獻獎。這是全國脫貧攻堅最高獎項,也是國家電網有限公司系統唯一一個個人獎項。

“把村里當家,群眾就是親人”

扶貧工作能不能認真負責,能不能把貧困村民當作親人,把脫貧當作自己的事,是對扶貧干部的政治考驗。2002年,張雷威到神木縣芹菜溝村駐村扶貧,最初是早上進村,晚上返城。3天過去,張雷威只認得幾個村干部,村民的眼神滿是不信任。

張雷威決定把家安在村頭廢棄的小學校。村支書解蘭蘭、村主任解禮興極力反對:這么個環境怎么能住人?再說也沒有必要。張雷威說:“我可不能‘水上漂’,得沉下去、扎下根,把村里當家,群眾就是親人。”他除雜草,刷房子,安玻璃,盤土炕……兩天后,炊煙升起。之后,他白天到地頭和村民拉家常;晚上燈開亮,引來三三兩兩的村民談天說地。

一周后,村民大會召開,張雷威對“咱村”的村情一清二楚,誰家幾口人幾畝地幾頭牲口,誰家娃在上學或在哪里打工,他張嘴就說得上來。村民刮目相看:這個老張不簡單哩!

緊接著,張雷威采取了第一個行動,把在外打工的勞力也是各家的主心骨叫回來栽樹。可當200棵棗樹苗從外地拉回,遮天蔽日的沙塵暴來了。

還栽不栽呢?村民們縮在村委會議論紛紛。首次行動失信,以后怎么叫人呢。“不就是一點風沙嘛,栽!”張雷威留下一個村民做飯,帶頭扛起一捆樹苗走進風沙。晚上,他留下大家,便飯、袋裝食品、幾杯薄酒下肚,話匣子全打開了。

張雷威把村民當成自家人,鄉親們也把他當自家人。他著手扶貧,組織村民修整進村道路,聯系供電公司黨員服務隊改造老舊農電線路,引進新品種牛羊,帶領村民搞適度養殖。三年后,僅靠適度養殖一項,戶均增收1.5萬元。

那時候還在念小學的女兒埋怨他說:“我上幾年級爸爸不知道,他扶貧的村里有多少頭牛羊倒清楚。”

2007年夏天,薛下村、寺溝村、岔上村水利工程同時開工。一天傍晚,張雷威去工地查看。山高坡陡,他一不小心摔倒在地,險些滾下懸崖,左腳疼得鉆心。去醫院檢查后確定腳部三處骨折,醫生為他打上石膏。但張雷威心里著急,在家只休息了27天,就拄上雙拐,坐車行駛了100多里山路回到村里工地上。愛人氣得直掉眼淚,打電話說:“老張你不要命了嗎,落下病根子我可不伺候你!”掛了電話,愛人好長時間都不理他。張雷威的努力沒白費,三項水利工程當年年底全部投入使用,解決了5000多人的安全飲水問題。

懂農經的扶貧專家 村民們特別佩服

“老張跟我們說,玉米從根部向上數,到第三片葉子發黃的時候就可以收割了。這個時候玉米粒成熟了,玉米秸稈的水分也多,是玉米的最佳青貯期。”剛剛脫貧的米脂縣沙家店鎮李站村村民馮有飛佩服地說,自己當了一輩子農民,還沒有張雷威專業。

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沒有。19年的扶貧路,讓張雷威這個國家電網干部成了懂農經的扶貧專家。村民喜歡和懂農經的行家打交道。

玉米稈是養牛的好飼料。但村民傳統做法是掰走玉米棒子,把玉米桿在野外焚燒。為了轉變村民觀念,張雷威給大家算了算經濟賬。

村民秋天收玉米,一般都等到熟了后,砍了秸稈,把棒子弄回去晾干,脫粒,賣玉米。玉米啥價格?好的時候九角多,過兩天就降到八角多,搞不好連化肥錢、種子錢都貼進去。正常的玉米種植,在玉米葉子從上往下死三片葉子的時候,玉米顆粒糧食已經淀化,達到一定硬度,水分也比較多,營養價值最高。此時,把玉米和玉米稈當飼料賣,一斤兩角錢。一棵玉米連棒子接近十斤,就能賣兩元多錢。要是一棵結兩個棒子,可能一棵玉米就能賣四五元錢了,收割花費的勞動力還能省200元呢。村民們一算,還真是這個理,把玉米稈賣給牛場,增加了收入,也解決了野外焚燒的環境問題。

2002年,神木縣芹菜溝村村民習慣喂養騾子。張雷威在經過一番調查研究后,向村民提出不養騾子改養牛。“為什么,憑什么?”村民提出問題。張雷威掰著指頭給大家算:騾子力氣大,拉車耕地跑得快,但是一頭強壯騾子五六年就得淘汰,賣肉也就一兩千元。如果換成飼養秦川母牛,雖然拉車耕地慢一點,也慢不了多少。關鍵是一頭母牛一年生一頭小牛犢,一頭4~5個月的小母牛賣個四五千元,小公牛飼養成肉牛可賣1萬多元。年年如此,能夠可持續發展。賬算得清、理擺得明,誰能聽不懂呢?村民們把養騾子改成了養牛,效益很好。

張雷威給農民出主意,絕不亂出主意。吳堡縣有個深砭墕村,7個養羊戶喂的都是本地長角羊,一只羊只能產3兩羊絨。俗話說:母羊好,好一窩;公羊好,好一坡。他幫忙引進了4只優質白絨種羊,羊絨產量翻了三番還要多。村民霍愛連每年僅靠養羊收入12萬元左右,養大了4個孩子,箍起了7孔新窯洞。

牛羊養殖又產生了大量農家有機肥,土地減少了對化肥的依賴,農民減少了購買化肥支出。村民用農家有機肥種植山地有機蘋果和核桃,致富方式愈加多樣。

“養牛合作社、富硒生態村,扶貧產業新夢想”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考察時,提出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準扶貧,切忌喊口號。

2014年開始,張雷威走村進戶加大調研力度,落實總書記指示。在全面摸底的基礎上,他將貧困人口按照年齡和勞動能力分類,分類施策,實現了年初實施、年底見效、次年脫貧、三年致富。2015年11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頒布實施。張雷威的信心更足了。他緊跟國家的扶貧政策,在扶貧路上從最開始的“一村一品、一戶一策”、適度養殖,發展到產業扶貧、成立合作社、打造富硒生態村,夯實精準扶貧的根基。

2018年,張雷威帶領村民成立米脂縣和富順養殖專業合作社,以“貧困戶+非貧困戶+村集體經濟”入股的方式帶動貧困戶脫貧。合作社整合村民土地6.2畝,社員67戶,其中貧困戶42戶,占63%。貧困戶100%參加合作社。入股分紅的模式針對性地解決了貧困戶無勞動力、發展動力不足、缺資金的問題。

合作社各項工作很快步入了正軌,目前已經采購關中秦川牛等四個品種102頭,遠期計劃養殖120頭以上肉牛,達到中型養殖場規模。合作社的成功運行,帶動了周邊其他村也辦起了養牛合作社。“合作社增多,可能會出現牛肉降價或滯銷的問題。”張雷威又開始思考新的致富方法。

一次偶然的機會,張雷威了解到富硒農產品這一概念,萌生了新的想法——將李站村打造成榆林首個“富硒生態村”。

為了進一步了解富硒農產品,張雷威選擇距離比較近的山西晉中考察,注意到能給村民減輕勞動強度的青貯機。由于黃土高原千溝萬壑的地貌,當地農業生產機械化程度一直很低,玉米收割青貯機適合壩地和坡臺地的單行玉米收割,日收割20畝玉米。這對嚴重缺乏勞動力的李站村來說,可謂大好消息。富硒茶葉、蘋果、果醋、黑小米……一系列成熟的富硒產品讓張雷威大開眼界。如何因地制宜在米脂也發展富硒農業?張雷威有了自己的思考,種植富硒玉米,讓牛肉含硒,增加產品附加值。企業增效、農民增收、村民增壽成了他的新夢想。

“扶志又扶智,勤勞致富很重要”

貧困戶自身的脫貧動力才是脫貧工作最長久的動力和結果。“扶志又扶智,鼓勵勤勞致富很重要,不光挖經濟的窮根,更要挖思想的窮根。”

張雷威從一開始參與扶貧就注重扶志。最初,部分村民認為扶貧就是給錢給物,對致富項目不積極、不熱心,只想要錢。為解決村民“自身造血”問題,張雷威的辦法是樹典型,讓其他人看到希望,樹起志向,激起致富愿望。

史家坬村村民馮學勝48歲,光棍一人。看到其他村民養牛增加了收入,他也想養牛,又下不了決心。張雷威和村支書馮生成就唱了一出雙簧。馮生成領著馮學勝來找張雷威,講馮學勝想養牛。張雷威說:“學勝啊,你連自己都養不好,你能養好牛?”馮學勝漲紅著臉說:“老張,你不要小看我,我馮學勝這一次一定要喂好牛,在全村人面前爭一回氣!”“怕就怕你沒決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你把牛養死了怎么辦?”馮學勝著急地說:“老張你放心,我先買我自己的牛,你再給我牛怎么樣?”張雷威笑著答應了,還資助他買了柴油三輪車、微耕機、碎草機。馮學勝把他哥外出留下的土地也全都耕種了。對于這樣大的進步,張雷威在村民大會鼓勵表揚,更是逢人就表揚。馮學勝勤勞致富的勁頭更足了,重新過上好日子。

扶貧這些年,張雷威清楚,不僅要扶心扶志更要扶智。他自費購買了《棗樹修剪栽培》《優良秦川牛培育》等大量書籍,吸收書本知識并用在實踐中。“現在每個村都有國家扶持的圖書室,涉農書籍很豐富,也有遠程教育電視。這些都是很好的資源,但畢竟貧困村民識字和理解能力有限,扶貧干部們充分發揮智庫作用,在扶貧道路上大有用武之地。”張雷威說。

2017年,張雷威牽頭成立陜西省第一個“金點子”勞模扶貧幫困服務隊。一批熱心公益事業、熱愛精準扶貧的勞動模范、第一書記、農牧業專家自發義務為脫貧攻堅出主意、想辦法。“金點子”服務隊組建以來,足跡遍布榆林地區13個村,指導脫貧攻堅,建設光伏發電站、肉牛養殖場、白絨山羊養殖場、小米雜糧加工廠、粉條加工廠、養雞專業村、香菇大棚、千畝山地有機蘋果園等,深受駐村工作隊和貧困村民的歡迎。“金點子”服務隊已累計發動9029名職工參與購買120余萬元的農特產品,從作物收購、工廠務工、集體分紅等多方面帶動三個村共148戶340名貧困人口增收。

回首19年扶貧路,張雷威曾寫過一首詩:“無功少過安然退,品茶弄孫享天倫。精準扶貧事未盡,扶貧幫困勤咨詢。”他曾愧疚地說:“挺對不起家人。”2015年6月退休后,他第一件事就是買了一部7座旅行車:“我一直都有一個心愿,退休了,帶上全家人,好好玩玩,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可他現在仍然堅守在米脂縣李站村扶貧。“我想著再干一年,等到2020年,全國實現全面脫貧。我就可以兌現承諾,帶著全家人安心去旅游了!”

【責任編輯:李子紅】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彩票销售员